如果你想画满一面长墙,除了努力调出最微妙的色彩,没有别的事情对描绘更有意义;
如果你想用镜头捕捉每朵花摇曳的姿态,除了去寻找一路花香的街道,没有别的机会能为神奇的念头而增色;
如果你已经决定像骑士或者国王一样活着,那么除了开始着手铸造长剑或盾牌,似乎没有什么,能比一步一步的付出拥有更加摧枯拉朽的力量——超越了时光的限制而永远摧枯拉朽的力量。

 今天和同事聊天的时候,说到跟前任有关的话题上,突然发现自己以为会永远刻在心里不会忘记的一串串数字或者某些特定的日子竟完全没有了印象,绞尽脑汁能想起的不过是些粗略和大概。她的电话号码、QQ号、生日、地址,全部不经意的遗忘在时光长河里。
 彼时年少,以为那就是爱,奋不顾身的为了在一起。此时想来,那时候发生的一切大多荒唐,我们都太自私,试图通过自己去影响对方,希望对方能为自己着想而尝试改变。两个相似的人,真的一别之后就再无联系,或许这辈子都不会再遇到了吧。

评论
热度(1)

© SK_先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