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想画满一面长墙,除了努力调出最微妙的色彩,没有别的事情对描绘更有意义;
如果你想用镜头捕捉每朵花摇曳的姿态,除了去寻找一路花香的街道,没有别的机会能为神奇的念头而增色;
如果你已经决定像骑士或者国王一样活着,那么除了开始着手铸造长剑或盾牌,似乎没有什么,能比一步一步的付出拥有更加摧枯拉朽的力量——超越了时光的限制而永远摧枯拉朽的力量。

关于西行(七)

 离开长沙的那天是四月十日,离开拉萨的那天是五月十七日。出门一个多月的时间,从现实进入梦想,又从梦想回归现实。这样的反差用了两个来月才算适应过来。回来之后需要考虑工作的问题了,身边的朋友结婚的结婚,生小孩的生小孩,一个个的消息一直在提醒我——已经回到现实生活了,不在追梦的道路上。可是,在路上的感觉真的好怀念。
 列车经过唐古拉山的时候,是海拔5000多,我和晏根(走川藏的哥们)还在过道上喝啤酒,被乘务员狠狠的说教了一顿,真的还有那么一点年少轻狂的感觉。其实这一趟真特么像是在逃避现实,让自己不去想那些还没有想明白的事情,回来了之后却又觉得那一刻的想法是那么好笑,只是想去就别找那样的借口了,其实什么都没有想明白。
 张磊在微信上跟我说明年六月一起去骑台湾,我只回了一句到时候再看。这种骑行计划完全无法打包票,我不确定那会儿是不是有money,更重要的是有没有时间。梦想很美丽,现实很残酷。不能再逃避了。我回来了,真的回来了。
 完。

评论(1)
热度(5)

© SK_先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