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想画满一面长墙,除了努力调出最微妙的色彩,没有别的事情对描绘更有意义;
如果你想用镜头捕捉每朵花摇曳的姿态,除了去寻找一路花香的街道,没有别的机会能为神奇的念头而增色;
如果你已经决定像骑士或者国王一样活着,那么除了开始着手铸造长剑或盾牌,似乎没有什么,能比一步一步的付出拥有更加摧枯拉朽的力量——超越了时光的限制而永远摧枯拉朽的力量。

关于西行(五)

    出了排龙乡重新骑上柏油路,总算是摆脱了灰尘,菊花那叫一个舒服,在烂路上骑车颠的厉害,之后到鲁朗的路是相当不错的。林芝地区本就漂亮,鲁朗林海更是名不虚传,在森林里面骑车就像进入了天然氧吧,这里是西藏的江南。路程不算长,但是耗费的时间可不短,一路走走停停很是惬意,可惜了没拍到好看的照片。晚上阿东他们选择住在藏民家,我跟张磊、小胡屁颠屁颠跑去住客栈,晚餐奢侈的来了一个石锅鸡,整整的两斤多鸡肉,撑的连米饭都吃不下!不过也没有老谢他们三个奢侈,那么小的一只藏鸡480啊!第二天上色季拉山很不在状态,用不上力的感觉。在垭口上等张磊,一个卖虫草的藏民借我的车骑了一小圈,把我的后刹弄坏了,准备下山之前还好检查了一下,否则那下去就是车毁人亡了。等到张磊之后,在垭口修了大半个小时才弄好,以后再也不让别人动我的车了!色季拉山下来一直比较担心刹车的问题,有几个弯都没能压住速度,还好有惊无险,平安的到达八一。回家之后发现车子的后刹还是坏了,应该是夹具的问题,想想后来的骑行还觉得后怕,幸好在那边没有给我掉链子,否则就是大事故了。

    进八一镇的时候看到红绿灯那叫一个激动,那会儿才感觉是进入了城市,终于进城了!在八一休整了一天,不过那天气真是怪,专挑出门的时候下雨,一回到客栈马上就停。启程去工布江达那天继续下雨,也是那种下会儿停会儿的节奏,雨衣脱了又穿穿了又脱,实在受不了那种节奏就搭车到了工布江达。上了车之后居然就没下过了,特么后悔自己意志太不坚定了,干脆骑下去就好了嘛!出了工布江达二三十公里,我、耳环、阿东、张磊、行者全部都上了大巴车直接到拉萨。不是因为骑不动,可能是接近了尾声却没有了刚开始的那种冲劲和意志,已经厌倦了骑行。最遗憾的就是两座海拔5000米以上的山都没有骑,东达山和米拉山。还好这趟旅行对我来说不像有的骑友可能这辈子就这么一次,以后还会走,只是不会再骑自行车罢了。我只是选择了自行车作为抵达拉萨的交通工具,并非是为了挑战极限也不是为了回来之后炫耀自己骑了滇藏线有多牛逼,所以有些小遗憾也不会影响到这趟旅程本身的意义。

    到达拉萨的时候,有的人激动得泪流满面,有的人手舞足蹈。在布达拉宫前拍完了照片,平静的对自己说已经到了,旅程终于走到终点。刚开始的时候每天会计算着第二天骑行的里程数,距离拉萨的里程数,暗暗为自己鼓劲,说每过一天就会更接近拉萨一点。可是当真正到达拉萨,却觉得是那么的不舍,多希望这一次旅行能够延长一些,哪怕只是再多几天也好。说穿了,我就是舍不得一路陪伴着过来的小伙伴们,还有心中对自由的向往。来的时候是准备买一辆旧车,47劝我买台新的。因为预算问题,买了台便宜的小屌丝(XDS),还好这一路上并没有怎么给我掉链子,没有扎胎,没有断刹车线,链条也没有问题。有的人在拉萨把车卖了,很多人也劝我干脆也卖掉,骑完这一趟我那车就算带回去也没啥用了。在我心里车子就算是我的伙伴,哪怕是骑得再艰难的时候也没有主动的摔过车子,是我把它从店里买回来带到大理骑214,那么我也得把它带回家去。不否认这一趟下来我已经对它有感情了,带回来擦干净挂在墙上都好,每次看到它就能想起这一趟旅程,在路上遇到的人还有一路所见到的美景。虽然这会儿因为后刹没去修一直被丢在角落,但决计不会冷落了我的好伙伴。

    青旅在大昭寺附近,每天出门都能看到在大昭寺附近磕长头的人。对于我这种没什么信仰的人来说,的的确确是一种强大的冲击。虽然不信佛,但对于他们的信仰应当保持尊重,存在了这么多年必有存在的道理。不得不说这一趟旅程是朝圣之旅,原本充斥着浮躁的心灵会得到洗礼,摆脱了现实生活中的纷纷扰扰,在最接近天堂的西藏感受信仰的力量。如果一路上不是坚定着一定要来拉萨,或许早就放弃了,在白马雪山摔的时候就会打道回府。在我这里,我的信仰就是自己。二十来天的骑行说明,只要坚持就没有到不了的明天。三四十公里的上坡又如何,总归是骑得到的;总共两千一百多公里又怎样,分成二十来天不是照样到了拉萨么。你的能量超乎你想象,你只是不敢去做罢了,真正犟起来,都能做到。这是对于意志的考验,什么体力什么高反都不过是最外在的因素,最关键的是心中的坚持。仓促开始的这趟旅程里,我做到了坚持,所以我在拉萨。

    未完。待续。



色季拉山


色季拉山


垭口


工布江达县城


尼洋曲

米拉山口


布达拉

评论
热度(1)

© SK_先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