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想画满一面长墙,除了努力调出最微妙的色彩,没有别的事情对描绘更有意义;
如果你想用镜头捕捉每朵花摇曳的姿态,除了去寻找一路花香的街道,没有别的机会能为神奇的念头而增色;
如果你已经决定像骑士或者国王一样活着,那么除了开始着手铸造长剑或盾牌,似乎没有什么,能比一步一步的付出拥有更加摧枯拉朽的力量——超越了时光的限制而永远摧枯拉朽的力量。

关于西行(三)

    因为腿脚不便,在飞来寺休整了一天,希望伤口能够愈合。都说梅里雪山是圣山,日照金山的景色如何如何漂亮,可是很可惜,我们一行人没能看到那美轮美奂的景色。那两天云层很厚,主峰卡瓦格博峰就没有完全露出来过,更别说完整的太子十三峰。对于我们这种没有信仰的人来说,没看到也仅仅只是错过了景色,有点遗憾罢了。从飞来寺出发是二三十公里的下坡,在下到一半的时候,在我前方的重卡速度很慢,想超过去却一直没有找着机会。好不容易逮着前方没有过来的车辆,放开刹车猛的加速想从道路的另一边超过去。超到一半,发现这边车道开过来了一辆皮卡车,虽然自己刹车及时但是驮包的左边还是撞到了路边的水泥墩,吓出一身冷汗。214国道很多路段都是属于依山而建,有很多的弯道,甚至是连续弯道。迎面驶来的车辆在过弯的时候是属于我们视线不能及的位置,所以奉劝每一位即将去走214和318的骑行者,超车一定要注意,务必要确保安全的情况下再超前车,这一段路无时无刻都充斥着危险与意外,不要妄图用自己的生命去揣测天威。

    飞来寺出发的那天到达点是盐井,真正的进入西藏地界。盐井出发翻过红拉山口,连续下坡之后就是起伏路到芒康,从这里就与318汇合了,往后的路程就要与川藏线的哥们同行。之前觉得山坡好难,蜿蜒的国道顺着山势一直往上,动不动就是二三十公里的上坡,让人绝望。爬过了白马雪山和红拉山之后,觉得爬坡其实也不算什么。那些一直吹嘘全程骑完的在我看来并没有什么了不起,你早点出发,一样能够在天黑之前赶到住宿点,或者说一天的路程分两天赶也没问题。只要最后坚持了下来到达了目的地都是成功者,一段旅途若是以目的地为最终目的,那就失去了最大的意义,沿途的经历才是最最最美好的。所以对于徒步的也好,徒搭的也好,还是骑摩托车和自驾进藏的,都是在追寻自己的梦想,只是大家选择的交通工具不同。有的是在用脚步丈量这片土地,而有的是在用车轮丈量。这些一直坚持走下去或者骑下去的人,都是值得我们钦佩的。从大理到拉萨,2100公里的路程,慢慢骑总能骑到,用不着去攀比从出发到到达的时间,也不要吹嘘全程不搭车不推车,梦想不需要攀比和吹嘘。

    芒康县城出发之后是上海拔4376米的拉乌山,在这段上坡路段,第一次抄小道。小道的最后坡度超过了40°,对于行李很重的我来说,那个坡度根本就推不上去,还好阿东正好骑到,顺手帮了我一把。刚把车子推上公路,就发现路边上用油性笔写了一句“谁推谁SB”。回头一望,路旁的石头上有很多车友的留言,都是不幸中招傻乎乎抄小道的车友。坐在路边感叹,真的是“人生无捷径”!当晚住在觉巴村的客栈里,觉得这一路过来的节操就因为抄小道给掉了,实际上推上来比沿着公路骑过去还要慢。后来在上业拉山的时候,小杰也超了小道,目测是累得够呛。在骑318的时候,千万不要想着走捷径,你肯定会后悔的!

    荣许兵站夹在觉巴山和东达山之间,吃住的条件很差,应该是这一路上条件最差的住宿点了。在那里,还把MP3和手机充电头给丢了。因为咳嗽,所以东达山是直接搭车到垭口,拍完照片再直接下山的。经历了摔车事件和下飞来寺的超车事件之后,对自己的小命格外的珍惜,害怕勉强骑车导致高反肺水肿,索性直接搭到垭口。在垭口上拍照的时候,和阿海、张磊一起来了个全裸。可能是一次疯狂的旅行一定要做一些疯狂的事,就这么拍了下来。我不奢求你们的理解,因为无论如何也无法做到感同身受。在垭口捡到了马驰,一个96年的东北小伙,过了波密之后他就搭车走了,听说是家里出了事,希望他一切安好吧。


    未完。待续。

    附上几张东达山的照片。















评论(15)

© SK_先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