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想画满一面长墙,除了努力调出最微妙的色彩,没有别的事情对描绘更有意义;
如果你想用镜头捕捉每朵花摇曳的姿态,除了去寻找一路花香的街道,没有别的机会能为神奇的念头而增色;
如果你已经决定像骑士或者国王一样活着,那么除了开始着手铸造长剑或盾牌,似乎没有什么,能比一步一步的付出拥有更加摧枯拉朽的力量——超越了时光的限制而永远摧枯拉朽的力量。

关于西行(二)

    昆明的海拔大概是1700米,这个海拔对身体基本没有多大的影响但云贵高原的干燥却带来了很大的麻烦。在长沙骑车的时候大约一个小时喝一次水,但是在昆明15分钟就觉得口干舌燥。培力青年旅社比较偏,火车站骑过去得40分钟,但是看到房间之后觉得一阵惊喜!环境很好,房间很干净,因为有点偏僻,所以一直是很安静的状态,对于坐了一夜火车的我来说,是很满意的。院子里有樱桃树,在长沙死贵死贵的樱桃在培力却可以随手摘着吃。突然就感觉,属于我的慢生活就要开始来临了。

    早上可以睡到自然醒,然后美美的来一碗肉酱面。然后跑到院子里逗逗寄养在青旅的白熊犬,看看路书研究下行程怎么走。好像只要是出门了,所有的烦恼都可以先丢一边,既然是一场旅行那就要好好享受它的美好。

    随着队友陆陆续续的到达,在昆明呆了三天之后坐火车前往大理,那里是我们骑行的起点站。大概是因为水土不服的原因,在到达大理的当天我华丽丽的中暑了。然后也接到了老妈的电话,她已经知道我不在长沙。事已至此,也只能坦白从宽了。和父母之间的电话,往往都是以争吵开始以争吵结束。父母觉得我没有体谅他们的感受太不懂事,我觉得父母不理解我的世界。我们与父辈之间的年龄差距不可避免的会有这样的代沟和隔阂,或许双方也从未奢望过对方会理解会体谅。对于这一次不辞而别的出逃,我表示抱歉,是我不顾一切的想要逃避现实生活中面临的困难,才会来到214和318,想用这样一场毅行来告诉自己你可以。即使对着电话大声的吼着我是多么不理解他们,但最后还是叮嘱我在路上要注意安全,既然旅行开始了就好好享受这一段路程。老妈,谢谢你的成全。我爱你。

    从大理出发,到鹤庆,到丽江,到冲江河,到香格里拉,再到书松。其实这一段路程仅仅只是开始,懵懵懂懂的一路骑过来,觉得新鲜觉得好玩,那些别人描述的泥石流,山体滑坡,落石好像一点危险都没有。确实是有烂路,但没觉得有多危险。刚开始的时候觉得体力不行,骑一段就要休息一会儿,还好一直处于队伍的中段,越来越有状态。这种新鲜好玩的状态一直持续到从书松村出发翻白马雪山的那一天。

    那天是四月二十三号,早上很早就出发了。一路沿着老214公路上山,怎么都看不到第一垭口在哪里。那是第一次看到雪山近在眼前,骑车的心情很激动。第一次翻山队伍就拉开了,我和阿东的速度差不多,一路同行。白马雪山有三个垭口,从第三垭口下去之后才到德钦县城。和阿东一起从第一垭口下坡,在下到最后的时候我摔车了。直到现在我还记得自己是怎么摔的,慢动作回放般存在于脑海里。摔倒之后还好是往山壁的一侧滑行,而距离我两米开外就是悬崖了。那一刻脑子里全是空白,坐在路边呆滞了好久,那是第一次觉得离死亡好近。从出发起,一直觉得这不过是一段游玩般的旅行而已,并没有觉得有多危险,但是这一摔完完全全把自己摔醒了。爬起来的时候,脑子里浮现的第一句话是:我还没结婚,第二句话是:我一定要去拉萨。突然开始有了信念,对自己说无论如何都要去拉萨,即使是推也要推过去。“骑出去就要骑回来啊”,电影《转山》里的这句话一直在脑袋里闪啊闪的,我真的得对自己负责。坐起来之后好好地检查了一下车子,因为驮包的存在,车子并没有什么损坏。再好好检查一下身体,除了左脚的脚后跟受伤之外,其他的地方也没有任何问题。不过由于摔的时候左脚一直处于被车子压住的状态,所以伤口比较深,对骑车有些影响。忍着疼痛追上在路边休息等我的阿东之后,在他那里弄到了碘酒清洗伤口,然后用纱布包扎好,继续往前。当晚到达飞来寺已经是晚上七点半了,当晚入眠一直是处于一种心有余悸的状态。算是明白这一段旅程不是好玩,的的确确是有着生命危险,一个不小心这条命可能也就丢了。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3)

© SK_先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