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想画满一面长墙,除了努力调出最微妙的色彩,没有别的事情对描绘更有意义;
如果你想用镜头捕捉每朵花摇曳的姿态,除了去寻找一路花香的街道,没有别的机会能为神奇的念头而增色;
如果你已经决定像骑士或者国王一样活着,那么除了开始着手铸造长剑或盾牌,似乎没有什么,能比一步一步的付出拥有更加摧枯拉朽的力量——超越了时光的限制而永远摧枯拉朽的力量。

绝美武功山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第4章 老情书【原名:你会不会说话】

    会说话的人分两种。第一种会说话,是指能判断局势,分门别类,恰好说到对方心坎里,比如蔡康永。第二种会说话,是指话很多,但没一句动听的,整个就像弹匣打不光的AK47,比如胡言。

    胡言是我朋友中最特立独行的一位,平时没啥存在感,嘴巴一张就是颗核弹,砰,炸得大家灰头土脸。

    一哥们失恋,女朋友收了他钻戒跟别人跑了。狐朋狗友齐聚KTV,都不敢提这茬,有人悠悠地说:此情可待成追忆。角落里传来胡言的声音:此情可待成追忆,...

 今天和同事聊天的时候,说到跟前任有关的话题上,突然发现自己以为会永远刻在心里不会忘记的一串串数字或者某些特定的日子竟完全没有了印象,绞尽脑汁能想起的不过是些粗略和大概。她的电话号码、QQ号、生日、地址,全部不经意的遗忘在时光长河里。
 彼时年少,以为那就是爱,奋不顾身的为了在一起。此时想来,那时候发生的一切大多荒唐,我们都太自私,试图通过自己去影响对方,希望对方能为自己着想而尝试改变。两个相似的人,真的一别之后就再无联系,或许这辈子都不会再遇到了吧。

关于西行(七)

 离开长沙的那天是四月十日,离开拉萨的那天是五月十七日。出门一个多月的时间,从现实进入梦想,又从梦想回归现实。这样的反差用了两个来月才算适应过来。回来之后需要考虑工作的问题了,身边的朋友结婚的结婚,生小孩的生小孩,一个个的消息一直在提醒我——已经回到现实生活了,不在追梦的道路上。可是,在路上的感觉真的好怀念。
 列车经过唐古拉山的时候,是海拔5000多,我和晏根(走川藏的哥们)还在过道上喝啤酒,被乘务员狠狠的说教了一顿,真的还有那么一点年少轻狂的感觉。其实这一趟真特么像是在逃避现实,让自己不去想那些还没有想明白的事情,回来了之后却又觉得那一刻的想法是那么好笑,只是想去就别找那...

关于西行(六)

    在拉萨呆的这一段时间,去了趟日喀则和纳木措。刚开始因为囊中羞涩,本决定不出去玩了,就在拉萨呆个几天直接回家,后来想到既然都已经来了,这么著名的羊湖和纳木措不去不等于白来了么,索性报团什么都不用管。几个景点里,羊湖实在是漂亮得没话说,卡若拉冰川也特别震撼,冰盖边缘真的是美丽绝伦。布达拉宫是达赖喇嘛的行宫,而扎什伦布寺则是班禅处理后藏事宜的地点,很有历史的味道。在大巴车上听导游讲讲西藏的历史文化,与同车的游客分享我们一路的骑行,特别的带感。虽然不是为了炫耀而来骑这一趟,但是看到其他人佩服的眼光也特自豪。就像一路上遇到的自驾者,摩托骑士,还有徒搭的冲我...

关于西行(五)

    出了排龙乡重新骑上柏油路,总算是摆脱了灰尘,菊花那叫一个舒服,在烂路上骑车颠的厉害,之后到鲁朗的路是相当不错的。林芝地区本就漂亮,鲁朗林海更是名不虚传,在森林里面骑车就像进入了天然氧吧,这里是西藏的江南。路程不算长,但是耗费的时间可不短,一路走走停停很是惬意,可惜了没拍到好看的照片。晚上阿东他们选择住在藏民家,我跟张磊、小胡屁颠屁颠跑去住客栈,晚餐奢侈的来了一个石锅鸡,整整的两斤多鸡肉,撑的连米饭都吃不下!不过也没有老谢他们三个奢侈,那么小的一只藏鸡480啊!第二天上色季拉山很不在状态,用不上力的感觉。在垭口上等张磊,一个卖虫草的藏民借我的车骑了...

关于西行(四)

    从左贡出发前往邦达的路上,遭遇了传说中的“拦路打劫”。和张磊、耳环在路边休息,然后冒出来一波藏族小孩,赶紧叫队友起身上车走,自己反倒起步最晚,跑在最前面的小孩一把就拽住了我的驮包开始抢东西。我以为好好交涉一下他会把手上的东西还给我,万万没想到会变本加厉的拉开驮包两侧的拉链抢更多的东西,最后吼了一句“艹”加速离开,我是整个队伍里第一个被打劫的人。大概是被走这条线的前辈惯出来的,有的小孩习惯了伸手要,甚至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一路上也遇到了不少的藏族小孩,大多很可爱,会很热情的冲着你喊“扎西德勒”“你好”“hello”之类的,有的会举起手来和你击掌,也...

关于西行(三)

    因为腿脚不便,在飞来寺休整了一天,希望伤口能够愈合。都说梅里雪山是圣山,日照金山的景色如何如何漂亮,可是很可惜,我们一行人没能看到那美轮美奂的景色。那两天云层很厚,主峰卡瓦格博峰就没有完全露出来过,更别说完整的太子十三峰。对于我们这种没有信仰的人来说,没看到也仅仅只是错过了景色,有点遗憾罢了。从飞来寺出发是二三十公里的下坡,在下到一半的时候,在我前方的重卡速度很慢,想超过去却一直没有找着机会。好不容易逮着前方没有过来的车辆,放开刹车猛的加速想从道路的另一边超过去。超到一半,发现这边车道开过来了一辆皮卡车,虽然自己刹车及时但是驮包的左边还是撞到了路...

关于西行(二)

    昆明的海拔大概是1700米,这个海拔对身体基本没有多大的影响但云贵高原的干燥却带来了很大的麻烦。在长沙骑车的时候大约一个小时喝一次水,但是在昆明15分钟就觉得口干舌燥。培力青年旅社比较偏,火车站骑过去得40分钟,但是看到房间之后觉得一阵惊喜!环境很好,房间很干净,因为有点偏僻,所以一直是很安静的状态,对于坐了一夜火车的我来说,是很满意的。院子里有樱桃树,在长沙死贵死贵的樱桃在培力却可以随手摘着吃。突然就感觉,属于我的慢生活就要开始来临了。

    早上可以睡到自然醒,然后美美的来一碗肉酱面。然后跑到院子里...

生命不止,车轮不息。

© SK_先森 | Powered by LOFTER